昆山视窗昆山装修房产网汽车网昆山论坛
昆山新闻
新闻调查 > 详情
浦东机场出租车中途“转包”乘客
news.ks.js.cn 2016/7/19 点击:- 新民民调

背景:

搭乘红眼航班抵达上海,刚坐上出租车没开出浦东机场多远,就在漆黑的路边被“转包”给另外一辆出租车。日前,市民徐女士(化名)向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讲述了令自己感到后怕的遭遇。

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通过深夜现场走访和调查发现,徐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,中途“转包”乘客俨然成了钻“短途票”空子的新招数:把中短途的乘客“抛给”外围不排队的出租车,自己短时间再返回“捡”长途客。出租车司机“双赢”了,然而乘客却遭遇了拒载和多重风险。

投诉:深夜机场乘出租被“转包”

据徐女士介绍,她乘坐的航班于7月13日凌晨抵达浦东机场,出关拿好行李大概已是1点多钟,当时排队等出租车的人并不多,没多久徐女士就乘上一辆。上车后,她说自己要去巨峰路五莲路附近,司机当即表示距离太尴尬,“不远不近的”,并解释说“不超过20公里,我再回来就不要再排队”,随后提出在出机场后会由另一辆出租车将徐女士送到目的地,还说“我这段路不收你钱”。

果然,车子开出没多久,徐女士就看到另一辆出租车在路边等候,“当时周围非常黑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”。司机停车后,下车跟另一司机交流了一番,随即就将徐女士的行李转到那辆车上。

考虑到当时已是半夜,自己又孤身一人,而等待的出租车看起来是正规的大众出租(车牌号为沪FU9**1),徐女士只得上了车。虽然最终安全到家,司机也“信守承诺”没有收出机场的那段路费,但徐女士仍心有余悸:“前一辆车的司机完全是通知、命令的口吻,并没有跟我商量的意思,就把我交给了后一辆车。事后想想,在当时的情况下,我如果拒绝司机的指令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后果。”

无独有偶,同样是午夜,同样是孤身一人,市民邹女士(化名)今年5月在浦东机场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,而且是在高架上就被“转包”了。

邹女士告诉记者,当时她要去的是浦东南路附近,白天车费大约一百多元。“我讲完目的地,司机也没说什么,就直接打起电话来了。”邹女士说,起初听到司机在电话中说“乘客到哪里哪里”“你在哪里”“一会在哪里哪里碰头”,她也没太在意。直到车子在华夏高架路的某处停下来,她才发觉事情不对头。此时司机表示,等五分钟会有另一辆出租车来接她,“我不收你钱,他也是正规出租车,都是想做生意,你就当帮帮忙吧”。还没等邹女士反应过来,另一辆出租车就到了。

虽然出租车司机一个劲要求邹女士体谅,但邹女士总觉得这事不合理,“再客气有什么用,他没把我送到目的地,应该也算拒载吧?大半夜乌漆墨黑的,乘客的安全怎么保障?”邹女士说,在机场乘坐出租车都有监控,可半路一“转包”,安全系数无疑就大大降低了。

蹲守:“转包”乘客并非个案

那么,这种中途转包行为是极端的个案,还是已经渐成某种“潜规则”了呢?

采访中徐女士特别提到,司机将她转包的路段虽然很荒僻,但她还看到有一排出租车停在路边,疑似也在等待转包的乘客。

为此,从7月13日深夜到次日凌晨,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兵分三路,前往浦东机场蹲守调查。

7月14日0时许,在浦东机场迎宾大道靠近东启航路上的中石化久华纬三加油站,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发现,加油站入口处已然停着两辆熄灭顶灯的出租车,这些车子后备箱都开着,司机站在车外四处张望,他们有的用手机不停联络,有的则不时向从机场开出的车辆挥手。半分钟后,陆续又有两辆出租车加入了“等待”的行列。记者还在加油站里发现了数辆出租车,这些车辆的司机也来到路边等待。

一辆从机场开来的车牌号为沪DX9**9的红色出租车,停在了这排等待的出租车旁。穿白衬衫和蓝色T恤衫两个司机马上上前,朝副驾驶位置弯腰探头。跟红色出租车司机对话了几句,穿白衬衫的司机拉开后车门,一名年轻女乘客随后下车,这名司机则又走到后备箱将行李取出,带着女乘客朝加油站里走去,那辆红色出租车也随即开走。

据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观察,除上述车辆外,不足两分钟内,先后有“大众”沪FW5**8、“申联”沪GU3**7等两辆车将乘客“转包”,其中后一辆的乘客被“海虹”沪FN7**3接走。被“转包”的乘客都是独自一人,既有孤身女子,也有带着背包的商务男子。

“卸下”乘客的车辆,后来又去了哪里呢?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跟上其中一辆顶灯显示“上海金陵”、车牌号为沪GU5**8的出租车,朝前开了一段后,车子开向了T2航站楼方向。

亲历:昏暗之地被“转包” “正规车”运营证没公示?

7月14日凌晨1时20分许,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在浦东机场T2航站楼排队等候出租车, 排队等待了20分钟左右,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上了一辆红色“日升”出租车,车上显示驾驶员运营证号为“2***98”。

“到哪去?”还没等记者拉开门,这名中年司机就急切地询问。当听到要去五洲大道张杨北路附近,司机没有马上发动车子,而是侧过身对坐在副驾驶上的记者,面露难色地说道:“你去坐我朋友的车好伐?”见记者有些迟疑,他立刻解释称“我想多拉两差”“放心,朋友的车也是正规出租车”,并以“我已经排了5小时队”为由试图博取同情,其后连珠炮般的理由更是一个接一个向记者“投来”。

当记者确认接受他的“提议”后,驾驶员加大油门来到短途票领取处,熟络地给工作人员递上一根烟,报上一串类似车号的数字。拿好短途票,司机才不紧不慢地按下了计价器。

“你经常跑机场?”

“对啊,一直跑机场,专门做晚班的,这么一说你就懂了。”

一驶出机场,没顾上跟记者多说,司机便用上海话对着手机喊话:“1分钟到哦,五洲大道张杨路这里的(客人)”。

“现在去哪里呀?”见记者提出疑问,司机便“安抚”道:“你放心,我是正常打表,但是不收你钱的。”

出租车在启航路上行驶了500米左右,就在路边停了下来。漆黑一片、空无一人的路边孤零零地停靠着一辆红色出租车。司机告诉记者,这辆车就是刚才提及的“朋友的车”。在送记者下车之后,日升出租车调了个头就走了,而记者被一位新的司机迎上了第二辆出租车,车牌号为沪DX3**3的新霞出租车。

上了前一辆司机信誓旦旦声称“正规”的出租车,记者竟没有在规定位置上找到“上海市营业客车驾驶员”的公示牌。在随后的攀谈中,记者询问如此“转包”是否会给前面司机“好处”,司机明确表示不会,“我们都是认识的,他会给我客人,我也会给他生意。”

当被问及为何没有在记者蹲守的加油站附近“转包”,对方则压低声音说:“那里有人查,有运管的,也有机场这里的交警”。最终在行驶了近30分钟、38.5公里后,记者被送达了目的地,车费175元。

业内:擅自中断服务涉嫌拒载

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从熟悉“转包”情况的出租车司机处了解到,这一现象其实已有时日。“有的司机排了三四个小时的队,结果接的只是一单百来块的生意,心里肯定不乐意。”这位司机表示,正是这样的心态催生了“转包”现象:接了中短途的司机通过微信等途径把生意推给“朋友”,“朋友”可能正好送客到附近,这样不用排长队就捡到一单活,司机自己也不吃亏,返回去领一张短途票,同样可以不排队重新接生意做,“再进去或许就是一单长差的,算是双赢嘛”。然而对于乘客来说,在不知哪里的半路被动地转到另外一辆未知的车上,遭遇克隆车或是套牌车的风险则大大提高。

至于机场的短途票,本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。在机场排了很久的队,却只接到短途的单子,心里窝火进而会影响服务质量,导致相关投诉增多。相关部门为照顾接了短途乘客的司机,规定只要他们在一定时间内返回机场,便无需再次排队,可以直接接客,短途票便应运而生。

然而在利益的驱动下,一些接到长差的司机试图通过“快去快回”制造短途的假象,路上不顾行车安全。为此相关部门改变了短途票的发放规则。记者了解到,按照现行规定,短途司机必须出具在一小时内行驶里程小于22公里的发票,才被允许“插队”。

“快去快回”行不通了,有些司机又想到了“转包”乘客的新招数。

有司机向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透露,虽然大多数司机的转包行为属于“友情转让”,但也有个别司机会根据路途远近,向“下家”司机收取十块钱。不过司机也指出,这样做存在一定的风险,“机场里都是探头,车上还有GPS定位,一旦被发现或投诉,不但面临罚款,还会被公司停工,这样损失就大了。”

业内人士指出,根据《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》的规定,司机所驾驶的车辆开启空车标志灯后,在营业站内不服从调派的、载客营运途中无正当理由中断服务的,都涉嫌“拒载”。在当年内拒载等违法行为达两次的,可被吊销准营证。

目前短途票制度仍旧实行的情况下,“转包”乘客现象是否还会继续?新民晚报新民网将持续关注。(新民晚报新媒体报道小组)

【记者手记】

虽然听到并看到了“转包乘客”的过程,心里有所准备,但在漆黑人少的路上被“送”上另一辆出租车,记者还是忐忑的。可想而知,那些深夜刚下飞机,独行且疲惫的乘客碰到这样的情况会是怎样的无奈和不安。

表面上看似客客气气,还不收车费的“周到服务”,但本质上依旧是司机“无正当理由中断服务”,涉嫌拒载。

浦东机场出现出租车“转包乘客”的现象,既有司机对中短途和长途的挑剔,也关乎管理规则的设定。规则能否更加完善、设计更科学?又是否能用技术手段提高管理和监督的水平?这些也都值得管理部门思考。 

快点击这里 - 去查查您有没有车辆违章信息吧>>>  

    相关阅读
    免责声明:本站新闻来源于网络转载,如涉及侵权,请速联系本网站予以删除。如果您未提出任何异义,将视为允许本站刊载您的作品。(联系电话:0512-57993030)

    [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.B1.B2 - 20090001] [文网文 [2008] 053号] 苏ICP备14060169号
    江苏省电信有限公司昆山市分公司增值业务中心 网络服务:57552112